春运“顺风”不顺路,几家欢喜几家愁 - 金评媒 狗万是哪个博彩_狗万(水晶宫)_狗万 提现网址

春运“顺风”不顺路,几家欢喜几家愁

首页 > 观点 >正文

【摘要】今年过年,该选择怎样回家?答案也正是当前很多人最想知道的。

  歪道道  ·  2020-01-07 18:40
 春运“顺风”不顺路,几家欢喜几家愁 - 金评媒
作者: 歪道道   

timg.jpeg

对于中国人来说,“回家过年”不仅是一种习惯,更是一种信仰。不管哪一年,春运的话题度都只增不减,从玄学锦鲤保佑抢票、到好友助力抢票,回家的热情持续包围整个朋友圈。

根据相关资料显示,2019年的春运从121日开始至31日结束,共40天,预计全国旅客发送量将达到29.9亿人次,相比去年春运增长0.6%。其中,铁路4.13亿人次,增长8.3%;民航7300万人次,增长12%;水运4300万人次,与上年基本持平。

不难看出,春运出击,全面备战“海陆空”,但始终逃不过僧多粥少的尴尬局面,没得抢到回乡票的人们也纷纷另寻“归途”。

据悉,2017年春运,跨城顺风车输送人次约1400万,2018年该数字则达到5200万。仅滴滴顺风车就有3067万人次乘坐跨城顺风车回家和返程,占到了民航的46.9%;根据嘀嗒出行的数据统计,嘀嗒出行在201821日到32日期间,总运载旅客突破1608万人次,是去年的三倍之多。

似乎,每一年春运的“顺风生意”都开展得如火如荼,今年尤甚。

趋之若鹜的顺风车们

春运市场的甜头有多大,从各家给出的客观数据中便可以窥探一二。

2019年春运期间,嘀嗒出行大数据显示,在121-219日的春运旅程中,跨城顺风车订单平均距离为283公里,跨城顺风车订单平均金额为203元。嘀嗒顺风车用户为行程满意度打满分5分的比率高达93.77%

而在2019年春运中表现不俗的并不止这一家,根据哈啰出行发布的《2019春节出行大数据》显示,哈啰顺风车在春节期间的六城试运营效果非常好。从21日到210日,哈啰顺风车平均拼车距离达到126.7公里,平均拼车市场为143.3分钟,平均车费为122.6元。

不难看出,去年的春运顺风生意中,哈罗与嘀嗒两家分庭抗礼,无论哪一方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但今年的局面显然不会如去年那般和谐,尤其当滴滴、曹操、高德等颇具实力的顺风车玩家着手布局春运市场。

今年,因负面新闻而沉寂良久的滴滴顺风车宣布于1120日到1223日陆续在国内17个城市上线顺风车业务,虽然尚未明确滴滴是否将要助力一年一度的迁徙大军。

但值得一提的是,滴滴顺风车在春运市场中的势力是不容小觑的,其在2018年春运期间公布的数据显示,当年春运期间(21-312日)共计3067万人次乘坐跨城顺风车回家和返程,是2017年同期的3.62倍,相当于当年民航在春运40天运力(6541万)的46.9%

与此同时,今年6月,高德上线顺风车业务,公益助力春运;同年11月,具备车企基因的曹操出行也宣布曹操顺风车在全国上线试运。另一方面,春运的顺风车生意由来已久,并不仅局限于这些互联网玩家,“野生系”顺风车更是在这一路上趋之若鹜。

截止2018年年底,全国私人小客车数量已经达到1.9亿辆,其中独自驾驶私人客车数量占90%,而这些顺风私家车,不出意外地会来分上一杯羹。它们会蛰伏在各大同车拼车群、拼车论坛甚至是58同城与闲鱼等种种平台上。

计划春节从北京回山东德州老家的陈先生就是其中一员,他连续两年回老家都会拉几个人顺路人,用他的话称,“主要为了抵一部分油钱。”

诸如“有2728号上海到广西贺州附近没买到车票的老乡吗?我开车还有两个位置。”、“拼车回家,北京到菏泽,一个行李箱,还带着拖油瓶的小猫咪,有意私聊。”……这类的留言发帖在朋友圈、微博、QQ等社交区域随处可见。

在济南工作的刘女士是一家外贸公司的人事,因为太过拥挤,加上抢票困难,每一年回聊城老家时很少选择乘坐火车。“大一那年的十月一,火车站挤得像个沙丁鱼罐头,我上车时不慎刮破了身上新买的毛衣,从那以后,出行高峰期时我都会刻意避开火车。反正微信跟QQ里有好几个聊城老乡拼车群,顺风车回家比火车方便多了!”刘女士表示。

事实上,相比正规的顺风车平台,这更像一场你情我愿的生意。

不顺路的车主与不赴约的乘客

最近一段时间,无论是乘客还是平台,都在据理力争顺风车与网约车的区别。12月份的国新办新闻发布会也明确表示,顺风车平台中不可出现“借顺风车之名,行网约车之实”的情况。据悉,目前包括滴滴在内的多家顺风车平台规定限制每天顺风车次数与路线,以保证车主的顺风之实。

这不难理解,随着空姐案的尘埃落定,越来越多出行者对驾驶座上的司机敬而远之。顺风车到底是不是真的顺路,其中牵扯到的不止是一直以来顺风车赖以立身的环保问题,安全问题更是令人忧心忡忡。虽然平台在极力规避这一点,但是对于“随缘”拼车的那群人,顺风与否依旧是天然的重灾区。

首当其冲的就是职业司机浑水摸鱼,例如在闲鱼上,输入顺风车关键字搜索就会发现,很多名义上的顺风车页面信息上与职业司机密不可分。当然,并不是说非顺风车一定存在安全隐患,只不过我们也不得不承认,非顺风车在价格上的确是要高于“老乡牌”顺风车的。

除外之外,野生派顺风车的安全问题也是比比皆是,比如提前订金、司机性别隐瞒、临时更改车费等等,令本来愉快的归途变了味儿。对此,刘女士就深有同感:去年空姐案闹得人心惶惶,中秋拼车回家时我就特意联系了一位女司机,结果来接我的却是个男司机,说是对方的弟弟,对方临时有事不回家了!要不是还有其他同行者,我肯定直接爽约。

令人哭笑不得的是,刘女士所说的爽约正是顺风车司机们的集体痛点。诚然,在这场你情我愿的生意中,当天平不平衡时,总有一方面临倾斜。目前,几大顺风车平台对于放鸽子” 的情况皆有相关制约措施。

例如,嘀嗒的跨城顺风车仅在乘客一方爽约时需要补偿车主的空驶费用,最高不超过50元;而车主如果临时爽约,会被扣除信用分并禁止接单3天,并不需要付出爽约金;哈啰方则规定,跨城顺风车车主、乘客双方临时爽约,平台都会向爽约一方收取爽约金,补偿给被爽约的一方,爽约金金额按照相对应的行程价格10%收取,最低5元,最高15元。

无论奖惩力度是否合适,平台里的顺风车司机与乘客有最起码的信约保障,但是对于野生派的司机与乘客而言,往往放不放鸽子就在一念之间。

刘女士也曾遇到过这种情况:去年春节临出发前,本来约好的乘客临时爽约,我们本来三个平摊的车费临时变成了两个人,无奈多花了80多块钱。好在是乘客爽约,不是司机,要是司机不来了,我们连年都得在外面过!

过年了,你选择怎么回家?

前几日,12306不出意外地又崩了,话题一路飙升,推至微博热搜。不少网友表示:自己在购买车票的时候出现无法登录、无法购票、车次加载失败、页面卡住等情况。一系列文章,诸如《为什么12306时不时崩一下?》、《守秩善良的人,只用12306抢票》等等再次刷爆朋友圈。

似乎,12306一年一大崩成了过年前的必备活动,因此,“过年该怎么回家”也成了一大热门话题,选择一辆合适的顺风车随之变成了一门学问

刘女士很少乘平台上的顺风车,“贵”、“性价比低”是她排斥平台顺风车的主要原因。刘女士表示:平台车费要比我自己找的顺风车车费贵不少,毕竟平台还要从车费中抽成,这就跟中间商赚差价是一个道理的,自己找的车基本都是私家车,车主想平摊油费,车费可自行商量。据悉,不少司机与乘客都会“介怀”平台抽成,也正是这一点给了野生派顺风车很大的空隙机会。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有些平台也注意到这种情况,纷纷打出公益春运的口号。当然,性价比并不是所有人都会在意的,顺风出行是否安全牵动每一位出行者的神经。在当下平台车频繁出事,野生党神鬼莫辨的时代,越来越多乘客跳出被动的圈子,开始主动“研究”司机信息背景,尤其跨城顺风车,由于行驶里程和持续时间长,安全隐患显得更为突兀。

刘女士对安全问题颇有心得,甚至总结出一套方案,“联系好司机后,我会要求对方将驾照、身份证发给我,出发前拍下其车牌号发给朋友或者父母,这是跟电影《北京遇上西雅图》里的汤唯学的。”无独有偶,在电商平台闲鱼上发布顺风车消息的司机,有信用授权、实名认证、评价良好的账号更受欢迎。

我们都知道,一年一度的迁徙大潮即将来临,远在异乡的人对于这段既熟悉又陌生的旅途充满期待与兴奋。与此同时,不得不提的是,根据去哪儿网发布2020年春运新趋势:2020年春运期间,近4成的旅客选择异地过年,其中一成旅客出境游过年,近三成旅客国内异地过年。异地过年与回家过年相反,是指老人、儿童前往子女,父母工作所在城市,或者全家一起出游过年,与2019年春运同期相比,异地过年旅客总量增长近一成。

今年过年,该选择怎样回家?答案也正是当前很多人最想知道的。

歪道道,互联网与科技圈新媒体。同名微信公众号:歪道道(wddtalk)。本文为原创文章,谢绝未保留作者相关信息的任何形式的转载。

作者的其他文章
相关热帖
评论:
    . 点击排行
    . 随机阅读
    . 相关内容